第一六肆四章 背旨尽忠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6月23日

  笔趣岛山河 第一六肆四章 背旨尽忠

  第一六肆四章 背旨尽忠

  章节列表

  冯元破却曾经高声道:“楚大人无情有义,冯某钦佩万分,如斯血仇,怎可不报?”望着金殿之上的皇帝,嘲笑道:“风将军坐镇西北,手握重兵,天然是招人忌惮,有人想将之除去,那也是预料之中的工作。[燃^文^书库][()()().3Wx.oM冯某今次出手,凭心而言,就是为势所迫。”他斜睨了赤炼电一眼,沉声道:“冯某坐镇河西,手下戎马浩繁,瀛元天然也是不断想废掉我冯家,此事我当然有所发觉……今日之现实,也证明瀛元对我冯家不断心怀不轨……设下如斯圈套,即是为了除掉我,所以我只能逼上梁山,罢休一搏……!”

  世人见冯元破寂静半日,又俄然启齿,晓得此人必是不安好心。

  果听冯元破继续道:“楚大人,既然你确定风将军之死与神衣卫有相干,那么幕后指使,也就不问自知了。”他盯着皇帝,“神衣卫只听从瀛元的号令,青龙便算胆大包天,也不敢背着瀛元私行刺杀帝国上-将军,说到底,常天谷一战,就是瀛元下旨,令神衣卫为风将军布下的圈套……!”长叹一声,道:“兔死狐悲,楚大人,冯某对风将军不断也是佩服有加,他半生艰苦,功勋卓著,赴汤蹈火,为秦国立下汗马功绩,可最终却落得如斯下场,冯某也是心寒不已,今日冯某自当与楚大人共进退,联袂除奸!”

  皇帝嘴角泛起一丝嘲笑,眼中划过不屑之色,诸人天然也晓得,冯元破现在是进退两难,可说是满盘皆输,对冯元破来说,此刻最紧要的工作,即是可以或许逃出此日道殿,可是轩辕绍威势在此,冯元破不敢轻举妄动,冯元破满口虚言,天然是想与楚欢联手,寻得逃出天道殿的朝气。

  冯元破此时却又看向赤炼电,沉声道:“电帅,明人不说暗话,冯某设局,确实是想借此次机遇除掉你。你豪杰盖世,文韬武略,手下都是精兵虎将,对冯某来说,就好像睡榻之旁卧着一头猛虎,我怎能不惧?”

  赤炼电淡淡道:“你心怀不臣,天然对本帅心存惊惧,若是忠义为国,又何必恐惧本帅?”

  冯元破倒是长声笑道:“电帅,事到现在,又何须说这种冠冕堂皇之语,电帅心里其实也曾经清晰,就算冯某失利,你电帅今次也未必能活着走出天道殿。”

  “哦?”赤炼电神气冷峻,冷冷瞧着冯元破。

  冯元破朗声道:“电帅莫非感觉瀛元今次会放过你?你手握辽东铁骑,带甲十数万,现在这秦国被瀛元折腾的四分五裂全国大乱,就算你没有谋逆之心,此人也毫不会放过你……风寒笑即是前车可鉴,事到现在,你若还心存侥幸,那我也就无话可说了。”

  赤炼电仍然很是沉着,嘲笑道:“你阴谋败事,无路可逃,莫非还要在圣上面前歪曲本帅?还要教唆圣上与本帅的关系?”

  “教唆?”冯元破哈哈笑道:“电帅刚刚对我脱手,以你的武功,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,可是你却不断撤退退却到殿门,电帅莫非不是还有所图?”

  赤炼电眼角抽搐,厉声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电帅莫非不是发觉工作不合错误,想要找机遇逃离天道殿?”冯元破目光灼灼,“不然你又为何佯装不敌,退到殿门?”

  赤炼电双眸生寒。

  “电帅,现在的形势,你我和楚总督都是景况不异。”冯元破慢慢道:“我本想除掉昏君,可是功亏一篑,他是放不外我的,你手握重兵,瀛元对你心存忌惮,你想分开天道殿,也是痴心妄想……!”看向楚欢,“风寒笑是被神衣卫所害,这幕后主使,当然就是瀛元,楚大人既是十三太保的血狼,并且还存着为风寒笑报仇雪耻之心,瀛元天然也不会放过楚大人……若是到了这种时候,我们三人还要各自为战,那么一个也别想走出天道殿,可是我三人联手,瀛元也未必能奈我们何!”

  他当着皇帝之面,毫不忌言,并且将此中厉害,也是开门见山道来。

  周廷等人都是轻轻变色,他们心里天然清晰,冯元破所言,虽然是想在绝境之中求得朝气,可是其言在当前形势下,也确实是现实。

  有人先前还不大大白,此时听冯元破之言,便也发觉赤炼电只怕真的心存他念,居心退到殿门前,生怕当真是为了找寻机遇逃出天道殿。

  冯元破话一说完,本来退到两边的四名神衣卫,立时警惕起来,往前靠了靠,迫近殿门,殿中其他神衣卫也都是全神防备起来。

  皇帝目工夫寒,声音低落:“冯元破,看来你真的是想牵连九族!”

  冯元破嘲笑道:“你机心深厚,风寒笑为成立大秦,立下汗马功绩,你连他都不放过,莫非还能放过我们?既然反正都是死,我们天然不克不及束手待毙!”

  皇帝斜睨了楚欢一眼,道:“楚欢,朕只问你,常天谷一战,如你所说,你并没有亲眼瞧见岳冷秋的面庞,此番又缘何如斯必定岳冷秋其时在场?”

  “我先前说过,二哥跳下悬崖之前,在西梁兵内发觉了一群带着面具之人。”楚欢慢慢道:“其时我并没过分在意,可是两头一人大概是心虚,闪躲了一下,我也是瞧见了那人的体态,他的轻功很是了得,并且体态我也是记得十分清晰……!”双眸盯在青龙的侧脸上,“你扮成长生道徒,混迹人群之中,我第一眼瞧见你的背影,就有熟悉之感,却还不敢确定……!”

  “哦?”青龙面不改色,仍然是气沉如水。

  楚欢继续道:“直到先前你从大殿离去,那明灭的身法和动作,与我当初所见一模一样……你的体态,深刻我脑中,也直到先前那一刻,我才终究大白二哥当初的那句话……!”

  “虽然二哥当初提到神衣卫,我也不断思疑神衣卫与常天谷一战有连累,可是不断不曾确定。”楚欢慢慢道:“我却是想过,若是无机会,进入白楼,查阅白楼档案,大概可以或许找出常天谷之战的本相,只是没等我找到白楼,却先找到了你,我今日才确定,昔时那场血案,不单与神衣卫有连累,并且仍是你青龙千户亲身带人设下了圈套……!”

  周廷等人心中各有疑问,可是神衣卫属于皇帝间接统管的暗黑衙门,即是朝廷重臣,也不得对神衣卫比手划脚,更不得有任何的干与,所以事关神衣卫,周廷等人却也不敢多说。

  青龙只是嘲笑,并不措辞,皇帝的神采倒是变得晴朗起来,似乎在想着什么,顷刻之后,终究道:“岳冷秋,楚欢所言,能否失实?你等当真与西梁人勾搭在一路,刺杀了风寒笑?”

  皇帝这般说,世人又是一惊。

  毫无疑问,皇帝如许说,明显是对常天谷血案的本相并不清晰,并不晓得青龙率领神衣卫与西梁人一路刺杀风寒笑。

  太子眉头也是一紧,看了皇帝一眼,见皇帝神采冷峻,感受皇帝并不是在故弄玄虚,心下亦是骇然,暗想若是连皇帝都不晓得常天谷血案的本相,那么神衣卫又是若何卷入到常天谷血案之中,没有皇帝的答应,神衣卫又怎敢私行步履?

  青龙听得皇帝质询,神采变的凝重起来,犹疑了一下,终是道:“圣上,臣不敢欺君,只是……!”顿了顿,终是果断道:“常天谷一战,臣其时确其实场!”

  青龙当众认可,世人又是一怔,皇帝声音曾经冷厉起来:“如斯说来,风寒笑是你带人所杀?”他身体轻轻前倾,苍老的脸上显得晴朗可怖:“朕并无听你向朕禀报,朕也并无这般旨意,你是瞒着朕,诱杀风寒笑?”

  青龙道:“圣上,臣罪不容诛!”

  “你是罪不容诛!”皇帝冷声道:“你与风寒笑并无仇怨,也无朕的旨意,当然不是奉旨杀他,更不是由于私家恩仇,朕问你,常天谷之战,你当真是与西梁人在一路?”

  青龙朗声道:“圣上,臣虽然有罪,可是臣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尽忠圣上,圣上若要降罪,臣甘愿受死!”

  “为朕尽忠?”皇帝淡淡道:“与西梁人勾搭,背着朕诱杀帝国上-将军,这就是你对朕尽忠?”

  青龙并无回覆,斜眼看了楚欢一眼,淡淡道:“楚欢,你本不应活下来……你可晓得,你活下来,曾经是坏了大事……!”

  “哦?”楚欢嘲笑道:“是由于你的奸谋败事?事到现在,事实是谁在背后指使你如许做,莫非你还不想供认?”

  青龙闭上眼睛,缄默顷刻,突然斜眼看向远处的迦楼罗王,双眸冷光闪闪,终是道:“楚欢,我的人命,何足道哉,为圣上尽忠,我即是被碎尸万段,也毫不勉强,可是……!”半吐半吞,终是没有多说,向皇帝恭顺道:“圣上,臣不敢回嘴,请圣上恕臣有苦处不克不及向圣上禀明实情,欺君之罪,万死不克不及恕,臣早就预备比及大事一了,便即以死向圣上赔罪,既然事已至此,臣大罪在身,不敢苟活……!”眼中冷光陡显,厉声道:“楚欢,你要脱手,便即脱手,不必犹疑……!”没等楚欢动作,竟是曾经一手成爪,陡然间往楚欢胸口抓了过去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ps:先向大师境歉,数天未更,先是从上海到老家,然后从老家到武汉,又从武汉回老家,又从老家到合肥,苦不胜言,这一更先奉上,新春佳节,在这里祝福大师春节欢愉,阖家幸福,祝福你们和你们的家人身体健康,新的一年,事事顺心,天赐你们一世吉利!

  喜好喝酒的过年尽量节制一,留意本人的身体,出门在外的也要留意平安,戈壁在这里向你们贺年了!

  章节列表

  《山河》情节跌荡放诞崎岖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,笔趣岛转载收集山河最新章节。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赏识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bewithhim.com/js/613/